注冊

北漂那年,我吃自助吃到吐、廁所接水煮火鍋

2021-04-08 09:37:21 和訊名家 

  

  打工人火了。

  它描述的是為了生活兢兢業業拼命工作的群體,也是我們身邊的大部分人。

  雖然聽起來有些歡快,還有一些調笑,實際上也隱藏了很多打工的酸甜苦辣咸。

  本期顯微故事講述的是一個平凡北漂打工人的故事:

  作者看到打工人這個詞的時候,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和室友阿吉的這段日子。

  “簡直是不堪回首,吃自助吃的到吐經歷,或許只有打工人才會擁有!

  他和阿吉在房山住的時間不到半年,這段不長的時光總是能讓他時不時地想起,它是北漂最辛苦的一段日子,也是最能給力量的回憶。

  阿吉也說:“我忘不了那段和你相處的日子,因為我從未如此窮過!

  以下是關于他的真實故事:

  文 | 程沙柳

  編輯 | 潛秋云

  北漂到房山

  2014年兒童節的那一天,我從朝陽區搬到了房山區,離市區比較遠,在很多人的印象中,算“偏遠郊區”。

  我這次搬家的行程之所以跨度會這么大,原因有兩個。

  一是兩個前輩做了個圖書工作室,打算帶我一起弄,為節省成本,他們把辦公的地方租在了房山,為了上班近,我也只好搬過來了。

  第二個原因最重要,兄弟阿吉剛畢業,打算來北京打拼一番,他上班的雜志社在豐臺,綜合考慮了經濟實力等各種情況,我們決定把房子合租在租金比較便宜的房山。

  找了一天房子,下午五點多的時候,總算看到了一個還算合適的。商住兩用的新樓盤,房東剛裝修完房子三個月,里面除了床和幾個簡易的衣柜以及一個沒有蓋子的洗衣機外,再沒其他什么說得上的家具。

  房子有三間,我租下了主臥,月租金一千五,和阿吉對半后一人只需要承擔七百五。

  房東樂滋滋地和我說,另外兩個房間也打算租出去,到時候你們就三戶了。但直到最后我和阿吉退房,也沒有新的租戶進來。

  房子租好后,我給阿吉打電話,他說麻煩你了,我兩天后到。

  阿吉在成都上大學,但來北京是從老家安康出發的,他家是釀酒的,我去西站接他的時候,他背著一個很大的書包,里面有一壺帶給我的酒。

  他說:“純糧食的,七十度,入口即化,香味滿嘴跑!

  但很遺憾,這酒大半壺我并沒有喝完,它隨著我搬了三四次家,因為一直在那個塑料壺里,沒有得到妥善的保存,漸漸有了異味,只得丟棄。

  我工作的地方很近,走路十分鐘就能到。兩位前輩沒什么架子,經常一起開玩笑,氛圍很輕松。

  盡管我只有兩千塊的底薪,但想著能學一些東西,22歲還很年輕,就覺得一切都還好。

  阿吉早上八點半就得上班,雜志社離得也不近,需要坐地鐵到郭公莊換乘9號線,經常不到七點就爬起來了。

  他的工資不高,前三個月試用期,月薪也只有兩千塊,轉正后視送審稿件過稿情況會有所增加,或者更少。

  吃飯是頭等大事

  年輕但貧窮的日子,讓人有一種怪怪的感覺,當下迷茫,卻又對未來充滿期待,好似有無限可能。

  但事實上,幾年之后,我們都會過上和周圍人差不多的生活,不同的是,那是自己選擇的,所以安心。

  吃飯是大事,在人類歷史上,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,人們窮盡一生,就是為了填飽肚子。

  我和阿吉太窮了,交完房租后就?诖锬芴统鰜淼哪屈c錢了,吃了幾次蓋飯和沙縣小吃后,我們再也坐不住了,打算自己做飯。

  房東沒有給廚房裝水龍頭,也沒有裝抽油煙機,卻有電磁爐,如果要做點什么的話,只能去衛生間接水端到廚房來用,能用的鍋也只有一個二手的不銹鋼鍋。

  阿吉去買了點米,我去買了點咸菜之類的東西,就煮起了粥喝。

  吃了幾頓咸菜就白粥后,我肚里的饞蟲開始咕咕叫了。

  我去市場上轉了轉,買了一條兩斤左右的草魚,和一包很便宜的火鍋底料,還買了兩大把空心菜,打算做魚火鍋吃。本來還想買點丸子毛肚之類的涮著吃,但發現錢不夠,就只好作罷。

  魚買回來了,卻發現沒有菜刀,還好阿吉有把水果刀,我就把魚放在鍋里用水果刀一塊一塊地切。

  水果刀不好用,鍋也總是晃動,魚塊切出來不規整,大小不一,有的甚至刺還露在肉外面,不小心還會被扎到。不過無所謂,能改善生活就好。

  我做火鍋的時候喜歡把底料用油煎一下,當凝固的塊狀底料在沸騰的油里慢慢散開發出辣香味兒的時候,再把蒜蔥姜放進去一起煎炸,味兒出來得差不多的時候,才會往里面加水,水燒開后,就往里面煮東西,然后就可以大快朵頤啦。

  可是,這個不銹鋼鍋鍋底太薄了,電池爐的火候也不像燃氣灶那么好把握。

  我把鍋放到電磁爐上,只幾秒鐘,鍋底就黑了一大片,并發出滋滋滋刺耳的聲音,還冒出一陣陣黑煙。

  我以為要爆炸,馬上拔了插頭。響聲消失后,不銹鋼鍋底黑了一大片,反復使用、洗刷了很多次后,那一塊黑的,才漸漸變回本色。

  沒辦法,我只好直接往鍋里加水,燒開后放入底料,底料稀釋掉,沸騰后再往里面煮東西。雖然吃起來味道也不錯,但心里總有點不舒服。

  我一邊剔魚刺一邊對阿吉說:

  “以后條件好了,我一定好好地給你做一頓火鍋!

  嘗到了火鍋的味道,隔一周后我又想吃火鍋了,就去買了一些雞腿,這次打算做雞腿火鍋。

  雞腿比草魚要便宜一點,我買了六個雞腿,四個番茄,還有一把空心菜。本身想買兩把的,但上次剩了一大半,還是節制點好。

  阿吉一邊大口吃雞腿一邊對我說:“少吃火鍋,吃一頓成本也要三四十塊呢!

  他這么一說,我才發現,三四十塊是一筆不少的錢,可以買三四十包榨菜了。

  紅油鍋底的小確幸

  除了工作之外,我和阿吉也在努力寫稿子,參加一些征文比賽、投給雜志和報社、結集出書等等。

  有時候工作太累,回到家我就只想躺著,阿吉卻比我勤奮許多,不管多累,他每天都會堅持寫一千到兩千字。

  但我寫作時間不長,發稿不多,拿到的稿費屈指可數,阿吉雖然勤奮,但他的作品個性太強,大眾刊物很難發表,自然想靠稿費改變現狀的想法也就只是想法了。

  但我們還是努力在寫東西,為了給生活一個交代,也為了給不順利的打工生活找點精神支撐。

  我想寫一本短篇故事集,但我對它是否能出版面世沒有什么信心,阿吉說:“你先寫啊,寫完再考慮下一步!

  因此,和阿吉住在一起的日子,沉默的時候是居多的。房間里很安靜,只有兩人敲擊鍵盤的聲音噼里啪啦地環繞著,窗外偶爾有鳥飛過,發出清脆的叫聲。

  后來,阿吉參加征文比賽的一篇稿子被選中,他獲得了一個小獎,有兩千塊獎金,他請我去火鍋店吃了一頓正兒八經的火鍋,紅湯鍋底,麻辣爽口,非常安逸。

  我點了羊肉、耗兒魚、鴨腸、土豆、番茄、冬瓜、海帶、豆芽、金針菇等一大桌子菜,我們兩人肚子吃得圓鼓鼓的,需要解皮帶才能輕松行走。

  吃完后,我和阿吉相互看著對方,兩人都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。

  后來我不禁想到,我們這兩個打工人的生活實在是慘,吃頓火鍋居然是這么奢侈幸福的事情。

  吃完火鍋出來后,我們發現不遠處還有一家火鍋店,大門上貼著醒目的紅底白字橫幅“老鴨湯、火鍋任選,39元免費吃,酒水全免”,我一下子眼冒金星,對阿吉說:“下次來這里吃吧!”

  隔了接近一個月,我們又饞得不行,某個周六,我們午飯也沒吃,就等著晚上那一頓。下午五點的時候,我們穿著拖鞋,直接沖往了這家自助火鍋店。

  有老鴨湯和火鍋可以選擇,我們挑選了老鴨湯,因為里面有鴨肉,火鍋可以等下一頓再吃。

  因為價格便宜,店里提供的多是蔬菜,最多有點香腸,想吃肉得重新掏錢。

  但我們還是吃得很歡快,喝了很多免費的啤酒和飲料。

  吃到一半的時候,我才發現,雖然說是39元一位,但鍋底得單獨算錢,30塊錢一個鍋底。也就是說,這一頓飯,我和阿吉得花108元。

  這是一筆不小的錢,一定要吃回來!

  我冒冒失失地拿了很多菜和飲料還有酒,囫圇吞棗地全煮了進去,結果到最后,兩人都吃撐了還剩下小半鍋。

  店里規定,鍋里剩余的東西太多是要重新付錢的。我怕多給錢,就對阿吉說:“我們悄悄走,不讓他們知道!卑⒓f:“食物不能浪費,一定要吃完!

  我們兩人就只好硬撐著吃完了。

  結完賬走到門外的花壇邊時,阿吉突然彎下腰,大口吐了起來。他居然被撐吐了!我指著他哈哈大笑,笑聲還沒結束,我又開始難過起來。

  這樣的生活,什么時候是個頭呢?

  那家自助火鍋店我們去吃了不下五次,和阿吉,也和來看我們的朋友。

  有次一個住在昌平的哥們坐了三個小時的地鐵和公交來看我們,我和阿吉拉著他去那家火鍋店,興沖沖地吃完后,卻發現他是溫州人,不喜歡吃辣。

  我和阿吉后悔了很長一段時間,想著以后有錢了一定要請他吃不辣的大餐,結果到現在,我們都沒有等到相聚的機會。

  房山友情故事

  除了生活的拮據之外,我更多的煩惱來自工作上。

  幾個月過去了,我并沒有拿到任何提成,就那可憐的兩千塊底薪。

  我委婉地向兩位前輩提出加緊工作進度的想法,但他們卻只是無所謂的態度,經常干活干到一半就拉著我出去打球,工作進度經常處于停滯不前的狀態。

  很多環節我還沒有接觸到,和出版方的對接也是他們在做,我即使想加快進度也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  我的狀態越來越消極,也越來越迷茫,想尋求新的工作和方向。但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  阿吉的狀態也不好,主要是累,他晚上經常十二點多才睡覺,早上不到七點就得起來趕地鐵,加之又是非常燒腦的文字編輯工作,身體經常處于困乏的狀態。

  幾個月后,阿吉和我說,雜志社現在提供免費宿舍,也有專門的食堂,他打算過段時間搬過去住,這樣會省下很多錢。

  我是非常難過的,如果阿吉走了,那就剩我一個人了。一想到那種迷茫的孤獨,我就害怕。

  但阿吉的條件變好了啊,雖然是集體宿舍,但離上班的地方近,更重要的是,還不需要交房租。我說:“那挺好的,你去吧!

  兩個星期后,阿吉就搬走了。

  下班之后,我都不想回家,那么大的房子,就我一個人,我身體占據之外的地方,都是冷清。

  我花了一個多月時間,總算找到了一份非常不錯的新工作,一家上市互聯網公司剛開發的寫作類APP,我擔任某條內容產品線的負責人。

  新公司在雍和宮,這意味著,我得從房山搬回去。

  走之前,我請阿吉吃了一頓飯。麻辣香鍋,我在網上看到的,四人份,原價199,現在只要99,我二話沒說就團購了。

  但是我們去的時候不湊巧,老板不在,而麻辣香鍋的食材得需要他來選,其他員工沒有權限。

  我們就在這家有點奇怪的店干等了一個多小時,就為了那一頓打折的麻辣香鍋。

  我本身是很生氣的,為一直在網吧打游戲不來的老板,也為了自己的窩囊,要是有錢,我早拉著阿吉走了,再也不會來這家店。

  可是當菜端上來的時候,我忘記了所有的一切,只想趕緊吃。

  四人份的麻辣香鍋,我和阿吉吃了一大半,剩下的,我們挑出來打包到飯盒里帶走了。那剩余的部分,我就著白米粥,吃了兩頓。

  隔了幾天,我在傳媒大學旁邊租了一個房子,搬離了房山,開始了全新的生活。

  火鍋的煙霧,照亮北漂的光

  分開后,我和阿吉還是會經常相聚,每次我們都會發現彼此身上的變化。然后還會聊幾句之前在房山的日子。

  阿吉說:“當時生活真不容易,出去吃個飯,花十幾塊錢我都會心疼!

  阿吉后來說:“現在出去吃飯,花個百八十塊我眼睛都不會眨一下!

  阿吉再后來說:“現在出去,想吃啥就點啥,不會有絲毫猶豫!

  只要努力打工,打工人的日子也會慢慢變好的,想要的生活也會慢慢擁有。

  后來阿吉打算離開北京去成都當自媒體打工人。

  我想起合租時給他煮的幾頓糟糕的火鍋,現在是時候好好給他做一頓了。阿吉走之前我叫他來家里吃火鍋。

  我去買了上等的火鍋底料,加點蒜、姜、大蔥,用油煎一番,直到緊縮到一起的底料散開,冒出滋滋滋的香味,再往里面加水。

  燒開后,盛到不銹鋼鍋里,放到電磁爐上,開火,往里面下東西。鴨腸、脆皮腸、耗兒魚、毛肚在鍋里翻騰,熟了后夾出來,放到香油碟里蘸蘸,往嘴里送去,那味道,真的太美味了。

  我們吃了很多菜,喝了很多酒,也說了很多話,我無比動容,差點掉淚。

  阿吉說:“我一直銘記我們在房山的日子,那是我在北京的開端,更重要的是在貧苦中與你相依偎的那種體驗太美好。我們貧苦,我們一無所有,我們關起門來卻有彼此的關懷!

  這段回憶,是我作為打工人生涯里最珍貴的,有個好打工人陪你一起打工,一定要好好珍惜。


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:顯微故事。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和訊網立場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請自擔。

(責任編輯:王治強 HF013)
看全文
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
提 交還可輸入500

最新評論

查看剩下100條評論

推薦閱讀

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

【免責聲明】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與和訊網無關。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。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。

伊人久久精品99热超碰_青青精品国产自在线拍